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综合优势说:大国经济增长的别样诠释

2011/12/19 15:36:59 [稿源:湖南省社科规划办] [作者:] [编辑:颜昆]

  综合优势说:大国经济增长的别样诠释
  
  ——访湖南商学院大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峣
  
  东方晓

  欧阳峣,1962年12月出生,湖南宁远人。经济学博士,教授。现任湖南商学院党委书记,大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经济规律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湖南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曾在日本一桥大学、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做访问学者。主要研究方向:国际经济和区域经济。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国家软科学研究计划重大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基金项目和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特别资助项目多项,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管理世界》、《经济学动态》、《中国工业经济》等刊物发表论文130多篇,其中有30多篇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大复印报刊资料转载。先后被评为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人选,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当今世界经济增长出现了新格局: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被称为“中国奇迹”;金砖国家迅速崛起,令世人瞩目。随着大国经济的崛起成为国际性现象,大国经济研究日益成为学术界研究热点。寻觅大国经济增长的源泉,是当代中国经济学人面临的重大现实课题。
  
  格致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大国综合优势》一书对此作出了有益探索。近日,笔者约请了该书作者--湖南商学院大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峣,对相关问题进行解答。
  
  大国综合优势即“大国”和“转型”优势
  
  东方晓:大国的界定是研究大国经济和大国优势的前提,目前国内外对此缺乏统一认识。您在这部书中是怎样界定大国的?
  
  欧阳峣:我国学术界对“大国”的概念尚缺乏统一界定,有的把“大国”与“强国”相混淆,也有的用单项指标来界定大国,由此影响了研究结论的普遍性。国外学术界也存在这个问题,多数学者是以人口数量为依据来界定大国,如库兹涅茨、钱纳里等。
  
  《大国综合优势》一书通过借鉴张培刚等教授的研究,筛选出国土面积、人口规模、国内市场及资源总量四个易于量化或排序的初始条件,将大国定义为:在世界范围内同时具有幅员广阔、人口众多、国内市场巨大、资源总量丰富的条件,并能成为国际市场上某些产品价格制定者。这个定义的特点在于,既体现出大国与一般国家的区别,又体现出所有大国的共同点,用这种界定分析大国基本特征具有较好的操作性和更强的解释力。同时,结合大国定义构建了大国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它包含三个层次:目标层、准则层和指标层。在实际计算时按各指标的权重,计算出综合评价指数,以此判断大国的综合发展潜力。由于采用了层次分析法,可以有效避免定性分析的主观性和单一指标定量分析的片面性。
  
  东方晓:近几年来,国内外学者都在探究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原因,提出了不同见解。您是怎样分析这种原因的?
  
  欧阳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国际竞争力排名不断攀升。在解释“中国奇迹”的过程中,国内学者提出了几种见解:第一种是比较优势说,认为中国经济获得快速增长,关键在于通过改革传统经济体制,发展密集使用劳动力要素的产业,使中国的资源比较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第二种是后发优势说,认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源于后发优势,这种优势与后发国家相对落后的经济共生,是一种来自落后本身的优势;第三种是大国优势说,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持续增长主要依托于大国优势,它不同于其他东亚国家的优势,包括自然资源、人力资本及国内市场规模。
  
  我认为,大国优势说是一种全面、合理的诠释,但以前的相关研究缺乏系统性,往往是罗列几个因素,并没有形成有机的整体。大国优势说的关键就在于它的“综合性”,由此提出大国综合优势的概念,试图对中国经济竞争力的源泉作出科学合理的诠释。它主要表现为“大国”和“转型”的优势:“大国”特征解释有的地区和部门具有劳动力资源优势和适用技术优势,有的又具有资本优势和高新技术优势;“转型”特征说明有的地区和部门具有发展中国家的优势,有的又具有发达国家的优势。对这些优势进行优化组合,就可形成一种促进经济增长的积极因素的集合体,即“大国综合优势”。
  
  宝葫芦模型:大国综合优势的形成机理
  
  东方晓:进入新世纪,金砖四国迅速崛起,这是一种新的国际经济现象。您怎样看待这种现象?
  
  欧阳峣:随着金砖四国的迅速崛起,“大国经济”现象越来越令世人瞩目。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从2006年到2008年,四国经济平均增长率为10.7%,在世界各国中的排位居于前列。
  
  寻觅金砖四国崛起背后隐藏的共同原因,由于各国的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有别,经济体制转型和经济发展水平上存在诸多差异,所以不可能从这些方面得到合理的解释。同时,用“战略模式”和“后发优势”的解释也不能令人信服,因为世界上还有许多实行比较优势战略的国家,也有许多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它们并没有出现高速持续增长。
  
  我认为,寻求金砖四国崛起的原因应遵循两条原则:第一,这种原因是四国共有的,其他多数国家并不具备;第二,这种原因同经济增长有直接联系,而且是必然联系。于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金砖四国普遍具有大国特征,它们在国土面积、人口数量、资源总量及市场潜力方面的规模性特征,以及由此特征所产生的大国效应,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有利条件。
  
  东方晓:在分析金砖四国经济增长原因的过程中,您提出了大国综合优势理论。那么,它形成及发生作用的机理是怎样的呢?
  
  欧阳峣:《大国综合优势》一书中构建了一个“宝葫芦模型”,用来刻画大国综合优势的形成机理。首先,由大国的特殊国情引申出经济规模性、差异性、多元性和完整性的特征。其次,由规模性导致分工深化优势、成本减少优势和支柱产业优势;由差异性导致区域互补优势、产业互补优势和产品互补优势;由多元性导致人力资本适应性优势、技术适应性优势和产品适应性优势;由完整性导致产业稳定性优势、产品稳定性优势和就业稳定性优势。
  
  大国综合优势的形成主要源于由“大”而导致的规模与分工优势、差异性与互补性优势、异质性与适应性优势、独立性与稳定性优势。
  
  同时,该书还分析了它转化为竞争优势的机理和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的机理。这里有一个重要观点:对于不同层次的技术和人力资本,不应简单地评价其优劣,而要考虑其适宜性。比如,异质性的人力资本与多元化的物质资本投资、技术水平、产业结构之间存在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动态耦合关系,这种耦合使人力资本结构调整与物质资本积累、技术水平提高、产业结构优化之间能够自我强化,从而推动经济增长。在中国现阶段,人力资本的异质性只有适应不同层次的物质资本、技术水平和产业结构,才能出现经济高速持续增长的局面。
  
  据大国特征、多元特征完善比较优势战略
  
  东方晓:将经济增长理论用于实践,就会提出相应的经济发展战略。那么,与大国综合优势理论相适应,应该制定怎样的经济发展战略?
  
  欧阳峣:前些年,我国学术界普遍认同比较优势战略,后来有的学者分析了比较优势战略的“陷阱”和“适宜性”问题,提出了“有限赶超”战略。我认为,根据大国经济增长的阶段性规律,比较优势战略在数量型经济增长阶段是适宜的,而在经济增长方式转型时期和质量型经济增长阶段则不太适宜。
  
  经济发展转型时期,应该重新审视我国经济发展战略的选择,既发挥劳动力资源的比较优势,促进就业和经济增长,又积极实施科教兴国和自主创新战略,实现技术和知识密集型产业的重点突破。为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大国经济崛起,应该根据大国特征和多元特征对比较优势战略进行必要的修正和完善,将这些特征融入产业发展战略、外贸发展战略、科技发展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进而发挥大国综合优势。在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同时,积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增加产品附加值;在进行模仿创新和合作创新的同时,努力进行关键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带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同时,利用大国区域经济的差异性,在国内实施合理的产业推移战略,分区域促进产业结构升级。
  
  (源自全国社科规划办网站2011年12月16日10:48《中国社会科学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