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加快发展临空经济 助推湖南科学跨越

2010/2/3 16:14:31 [稿源:红网] [作者:] [编辑:刘纯]
  【按语】临空经济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业态和模式。为了适应新的形势,加快我省临空经济的发展,推进“一化三基”战略,本期特刊出湖南临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湖南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志仁研究员主持的2009年省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湖南临空经济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供参考。
  
  追溯世界经济发展历程可以发现,“靠水”、“依路”的经济发展模式依次兴替,推动着经济的发展。如今,“凭空”发展模式——临空经济已经受到世界高度关注,许多国家和地区从战略高度将临空经济作为区域经济的“引擎”加以发展。我省推进“一化三基”战略,实现“弯道超车”、科学跨越,应大力发展临空经济。
  
  一、国内外临空经济发展的经验与启示
  
  进入21世纪,临空经济正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业态和模式,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已发展得较为成熟,积累了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
  
  1、临空布局已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新模式。当前,新兴工业的发展不再像传统工业那样依靠资源决定生产布局,而更多地转向依靠智力和交通,产业的临空化布局越来越明显。北卡州研究三角园区(美国最大的研究园区)、硅谷(美国最大的电子工业中心)就是临空化布局的典型例子。印度把内地城市班加罗尔规划为临空产业基地,并依此成为美国硅谷在海外的一大软件加工基地。日本的工业布局也呈现出来由临海型向“临空型”发展的态势。
  
  启示:在当前资源要素制约趋紧、环境保护呼声趋强、发展空间趋窄、迫切要求寻找新的经济增长要素和组织形态的形势下,临空化的产业布局无疑是一种将多种优势创新资源在一定区域集聚发展的重要经济模式。湖南应采用临空化的产业布局,将航空产业、新兴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及传统制造业与现代农业等行业优势创新资源有效地集聚在一个经济链中,形成一种新的经济组织形态,催生一批新的服务业态,转化应用大量知识经济成果。
  
  2、临空经济已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临空经济对区域经济的发展具有巨大的带动作用。一是就业带动效应大。研究表明,每100万航空旅客可为周边区域创造18.1亿人民币的经济收益和5300个就业岗位,每新增10万吨航空货物将直接创造出800个工作岗位。据统计,2006年首都机场临空经济的发展为北京市贡献了GDP增加值681亿元和超过80万个就业岗位,分别占到北京市GDP的8.6%和在岗职工人数的19.3%。二是产业带动效应明显。临空经济的发展能带动基础设施建设、材料生产、装备制造、动力机械、电子信息、会展经济、休闲旅游、商业贸易等一大批相关产业发展,一个大型枢纽机场的功能可以辐射到旅游业、服务业、金融业、物流业、高科技产业、房地产业等多个领域,从而形成一个巨大的航空产业链,成为区域发展的巨大动力。世界上许多大型的现代化机场,如爱尔兰香农机场、美国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韩国仁川机场、日本大阪关西国际机场、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中国香港新机场等都在大力发展临空经济。三是外向度提高能力强劲。临空产业具有科技含量高、开放程度高、国际合作多等诸多特点,尤其是构成临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国际大型枢纽机场、国际航空运输公司以及外向型的高科技公司外向度高,有利于提高本土经济的国际化水平和市场化程度。
  
  启示:临空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加速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湖南的集散,对于湖南经济的腾飞、功能的完善、地位的提升都有着战略性的支撑作用。湖南必须立足现实基础,用足从大局到行业、从中央到地方的全面“利好”政策,放手发展临空经济,打造湖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为湖南经济社会建设“推波助澜”。
  
  3、临空经济区已成为全球资源配置的新枢纽。临空经济区的高区域易达性,使其成为全球重要战略的控制点和资源配置的新枢纽,其作用主要体现在两方面:总部经济和商务中心。美国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位于美国中部地区,是通往达拉斯及周边城市的通道,使得全球500强企业中有19家的总部设在此地;史基浦机场有利于商业活动的开展,目前阿姆斯特丹已经成为欧洲的物流商务活动中心,荷兰航空、优利系统、日本三菱、摩托罗拉、BMC软件等300多家国际公司入驻于此。
  
  启示:加快推进湖南临空经济区建设,将黄花机场等打造成连接国内国外的资源配置枢纽,在机场周边集聚一批仓储、国际加工、金融、保险等服务贸易企业,为湖南国际贸易市场、高新技术产品、特殊订单产品等开辟一条快捷配置资源的通道,既能极大地提升湖南现有资源配置主体的综合服务功能,也将有力地支撑湖南国家高新区建设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
  
  二、湖南发展临空经济的优势分析
  
  湖南临空经济的发展有两个方面的优势。
  
  1、基础良好。湖南机场下辖长沙黄花、张家界荷花、常德桃花源、永州零陵、怀化芷江5个机场。2007年,长沙黄花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达808万人次,其中,境外旅客吞吐量是中部其他5个省份同期吞吐量总和的1.6倍。2009年,虽受金融危机影响,但旅客吞吐量逆势上扬,11月19日突破1000万人次大关,居中国中部6省首位,从全国机场排名第14位,跃居到第11位,成为第11个跨入千万俱乐部的机场。会展商贸、物流运输、旅游业等关联度高、结合性强的产业也得到较快发展。
  
  2、需求旺盛。临空经济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产物。2009年上半年,湖南省GDP为5350.21亿元,同比增长12.8%,增长速度排名全国第五,中部第一,湖南省正处于工业化快速发展的时期。在这一时期,一方面是工业化和城市化产生的大量物流、人流导致了对运输业包括航空运输业的巨大需求,另一方面是人们不断增多的旅游、休闲、文化娱乐等消费活动,形成了对包括航空运输在内的临空经济发展的强烈要求。同时,从长远来看,发展临空经济将变得更为迫切。若“十二五”、“十三五”时期我省人均GDP将保持9%以上的增长率,到202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可能达到4.5万元人民币以上,按现在的汇率计算人均GDP将接近7000美元,基本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将为临空经济的发展提供巨大的市场需求。
  
  三、湖南临空经济发展的战略构想
  
  当前湖南临空经济的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整体仍有待于推进,这需要我们立足现实基础,廓清有利条件,描绘清晰蓝图,确定前行路径,为湖南临空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夯实基础。
  
  1、战略目标。湖南发展临空经济要着力将湖南打造成为中部地区对外开放门户、中部交通门户经济示范区、中南现代生产力服务中心、中南临空类高端制造基地、湖南商务中心。
  
  2、空间布局。湖南临空经济的空间布局应以黄花机场为“雁头”、以长常张为“左翼”、以长衡永为“右翼”,形成“雁形”结构。作为“雁头”的黄花航空城应采取“机场区—控制区—城市化区”的布局模式,形成圈层布局结构。整个临空经济区以“大雁”为龙头,带动其他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发展,将长沙、常德、张家界、衡阳、永州、芷江机场以及规划中的湘潭、岳阳、郴州、娄底、邵阳等机场作为一个有机整体进行开发。逐步形成“结构有序、功能互补、整体优化、资源共享”的空间结构。
  
  3、发展重点。湖南临空经济从区域布局来看,应以长沙临空经济区及长株潭临空经济产业带、常德通用航空城为主,以张家界、怀化和永州三个机场的临空辐射区为辅。可充分利用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综合改革配套实验区的政策优势,发展重点应放在长沙临空经济区及长株潭临空经济产业带。特别要用国际视野推进长沙临空经济产业规划,培育以航空运输业为核心,集现代物流、商贸、会展、旅游、新技术出口加工等为一体的临空产业集群,将长沙机场建设成为一个功能齐全、设备一流、经济发达的“航空城”,形成发达的临空产业区;并适应长株潭城市群建设需要,发挥空港、高铁地区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抓住全球产业转移的历史机遇,依托“长株潭一体化”的区域整合、产业升级契机,汇集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由复合型交通枢纽发展为区域性经济枢纽,使之成为湖南省经济发展的强大引擎,成为湖南省高端产业功能区以及全省临空经济中心。
  
  4、产业定位。从产业发展角度来看,湖南临空经济总体上应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兼之发展高科新产品制造业和其它产业。主要包括三类产业:生态环保型产业,即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产业,如旅游休闲、文化娱乐等产业;区域总部型产业,即承担大区域产业发展职能,大力发展总部经济等产业;先进制造型产业,即以高新技术产业、高端制造业为主导,建设中部先进制造业产业带。长沙临空经济区要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重点发展以黄花机场物流园区为代表的航空物流业和电子商务,辅以发展以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原浏阳生物医药园)等生物制药、浏阳制造园区、新材料制造、航空食品加工、现代园艺农业基地和园区。长株潭临空经济产业带要以航空产业为主导产业,建设湖南航天科技工业城、长株潭航空城等航空航天产业基地和园区;再辅以发展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做大做强湘潭德国工业园、株洲欧洲工业园等。常德通用航空城及永州零陵机场要努力构建航空产业园、航空教育园、航空休闲园、临空工业园区和商住区等五大功能分区。怀化芷江机场以及张家界的荷花机场应重点发展休闲旅游、餐饮旅馆。
  
  (摘自《湖南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成果要报》2009年第7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