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国际金融危机与湖南经济“弯道超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

2009/3/2 10:54:54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涂昊]

  国际金融危机与湖南经济“弯道
  
  超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


  【按语】今年2月,为贯彻全省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省哲学社会科学领导小组确立2009年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国际金融危机与湖南经济“弯道超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该项目由湖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朱有志同志主持。目前,该项目已形成阶段性成果,现予编发,供参考。
  
  “弯道超车”提法准不准、有没有依据?经济发展有没有“弯道”?湖南“弯道超车”有没有必要、有没有基础、有没有机遇?湖南“弯道超车”面临哪些机遇?湖南“弯道超车”的战略路径是什么?……围绕这些问题,湖南省社科院院长朱有志博士主持的2009年湖南省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国际金融危机与湖南“弯道超车”的理论和实践研究》,于本月破题。经初步研究,课题组认为,湖南“弯道超车”有据可依、有史可鉴、机遇难得,但要切实做好谋划工作。
  
  一、“弯道超车”有据可依
  
  1、竞技体育鼓励“弯道超车”。从竞技体育层面看,省委提出的“弯道超车”在提法上符合竞技赛车规则。尽管在交通法规中,弯道超车是禁止的,但体育赛车中,不仅允许车手在直线道路超车,也允许车手在弯道上超车。事实上,往往因赛车马力同等,车手很难在直线道路胜出,更多利用自己的综合优势,选择在弯道胜出。选择弯道超车的车手大都是智慧型车手、技巧型车手。
  
  2、相关理论认同“弯道超车”。从理论层面看,“弯道超车”有理论基础,符合相关理论实质。从经济发展周期理论层面看,危机期就是经济“弯道”期,这一时期既是生产要素重新组合的关键期、经济分化的突显期,也是实施后发赶超、科学跨越,实现后来居上的重要机遇期。2008年湖南经济发展就是实证。从危机管理理论层面看,实施“弯道”超车是巧妙应对经济危机,实行跨越发展的一种基本手段,也是较好办法之一。同时,“弯道超车”也符合科学发展观、发展经济学、博弈论、生产力理论等相关理论实质。
  
  二、“弯道超车”有史可鉴
  
  从历史的角度看,“弯道超车”在国际经济发展史上有许多成功的先例,当今主要经济强国,如美国、日本、韩国等,都有“弯道超车”经历,都是通过后发赶超实现后来居上的。
  
  1、美国:“弯道超车”奠定霸主。为摆脱上世纪80年代初期经济衰退的严重局面,美国采取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实施积极赶超战略,对经济进行了战后最深刻的调整。1983年,美国GDP增长开始由负转正,特别是进入90年代后,经济发展加速,道琼斯工业指数不断创下新高,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打破了战后连续105个月的最高记录,并一举成为全球竞争力最强的国家。
  
  2、日本:“弯道超车”重获新生。作为二战战败国的日本,原本经济、技术并不发达。经过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经济更是雪上加霜,恢复与重建的任务十分艰巨。为了实现超常发展,日本走上了“赶超之路”。在1950-1990年的40年中,日本经济平均保持着10%左右的发展速度,不仅使日本的经济获得了新生,也使日本挤进了世界强国行列。
  
  此外,韩国、新加坡等相当一些国家也是通过“弯道超车”实现跨越的。
  
  三、“弯道超车”机不可失
  
  从现实的角度看,当前经济“弯道”期是湖南实施“弯道超车”千载难逢的机遇。
  
  1、来自“弯道”的挑战。全球经济发展进入“弯道”,湖南发展面临挑战。这种挑战一方面来自国际金融危机的“五个蔓延”:一是从国际市场向国内市场蔓延,二是从东部沿海向中西部地区蔓延,三是从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蔓延,四是从中小企业向大企业蔓延,五是从终端产品向原料市场蔓延。湖南作为一个内陆欠发达省份,既要面临“五个蔓延”带来的经济衰退压力,还要面临“两型社会”建设与发展方式转变的压力。在国际金融危机短期难以见底的情况下,面对双重压力,如果应对不当,经济增长将很可能出现严重下滑和衰退。同时,这种挑战也是湖南经济形态所决定的。湖南的经济形态,是典型的内生型、追赶型经济。因此,在金融危机和内生型、追赶型经济双重因素影响下,湖南如不“弯道”超车,不适时“爬坡、换档、加油”,就会不进则退,更谈不上跨越发展、后来居上!
  
  2、“弯道”带来机遇。“弯道超车”,湖南有机遇。机遇之一是政策机遇。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从根本上遏制经济下滑的不良势头,2008年下半年以来,国家围绕改善民生、稳定金融、启动消费、减轻企业税负等方面,先后出台了系列政策措施。特别是2008年11月8日中发18号文件,提出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十项举措,为我省“弯道超车”创造了重要的机遇和条件。以投资为例,国家在投资上重点支持的七个方面,沿海很多地方已相对饱和,而我们却仍然很薄弱,投资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在中央政策的支持下,办成一些大事。二是调整机遇。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经济危机时期是经济“弯道”期和分化期,带来的不仅仅是危机,也有科学跨越、后发赶超的良机。经济波动困难时期往往也是各种经济要素重新组合、产业重新布局时期,是国家间、地区间既有发展格局的变化调整期。这些机遇利用得好,就有可能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在新一轮发展中占据主动地位。同时,因危机带来的经济不景气、萧条,对于欠发达的湖南来说,也是低成本赶超先进的一个良机。
  
  3、“弯道超车”有基础。“弯道超车”,湖南有基础。一是有经济基础。2008年,尽管遭遇突如其来的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和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湖南经济仍然保持了平稳较快发展的势头,并首次昂首迈入“万亿俱乐部”,生产总值和银行存款余额双双过万亿,全省财政收入突破1300亿元。同时,在新型工业化的带动下,湖南经济结构不断优化,产业结构不断高端化,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得到转变和改善,高耗能产业增幅下降,为“弯道超车”提供了基础优势。二是有危机影响慢半步,防御准备早半步的“半步先机”。相比发达国家和沿海地区,金融危机对湖南的影响要“晚半步、小半幅”;省九次党代会以来,湖南在中部地区率先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强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基础工作,已在粮食生产、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原材料产业发展、金融工作强化等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目前已进入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发展的深化与扩张期;2003年湖南就提出了承接粤港产业转移的发展思路,经过几年的努力,湖南不仅已成为广东、深圳、港澳台工商业、金融业等投资发展的首选之地,而且湖南具有4个国家级加工贸易梯度转移重点承接地;湖南是第一个提出与央企对接的省份,通过对接合作,引进了一大批对推进湖南新型工业化有重大影响和带动效应的大企业、大项目,形成了中央好地方两级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互通有无、互为发展的良好局面。
  
  四、“弯道超车”重在谋划
  
  “弯道超车”,既要比速度,又要比效益和质量;既要比商务成本,又要比创业环境和服务效率;既要比发展水平,又要比发展活力和潜力。这就要求在进入“弯道”前,要有地区经济发展的准备,有危机应对的准备,有长期建设的基础;进入“弯道”中,要有“超车”的机会,如市场等,同时还要求“司机”—-政府、企业有高超的经济驾驭能力。因此,“弯道超车”,必须通盘考虑、整体谋划。
  
  1、做好“总规划”。“弯道超车”是化危为机、积极应对危机的管理方法,但由于危机的变幻莫测性,“弯道超车”又与高风险相伴相随,技术再高超的“司机”也可能会在“弯道超车”中出现失败。因此,必须要以理论为指导,科学谋划。
  
  2、不搞“一刀切”。在“弯道超车”战略实施过程中,应分行业、地区区别对待,对有条件的行业、地区,果断地“超”,条件暂时不具备的,重点打好基础,为未来“超车”做准备。从另一层面而言,打好基础本身也是“超”。
  
  3、找准“突破口”。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弯道超车”是特殊经济时期的一种经济发展方式。因此,必须选好找准突破口。就农业而言,应以增强农业后劲、扩大农村消费市场等为主攻方向;就工业而言,应把调整结构、对接央企、产业集群发展、科技创新为主要着力点;就三产业而言,应把发展服务外包、IT软件服务业、动漫产业等主要抓手。
  
  4、提升“驾驭力”。“弯道”能否顺利“超车”,“司机”的技术尤为重要。因此必须大力提升各级政府、企业的经济驾驭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既不“撞车”违规操作,又不“刹车”等待观望,更不“误车”坐失良机,确保速度与质量效益相统一,发展与生态环境相适应,改革与发展稳定相协调,实现在危机中跨越发展。
  
  (摘自《湖南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成果要报》2009年第1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