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刘文良副教授省社科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介绍

2008/11/17 11:05:28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刘纯]
  项目名称:生态批评的范畴与方法研究(编号06YB106)
  
  项目负责人:刘文良
  
  工作单位:湖南工业大学师专校区
  
  湖南工业大学师专校区刘文良副教授的省社科基金项目《生态批评的范畴与方法研究》结项成果日前已通过经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验收,获得“优秀”等级。
  
  (一)该项目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研究的目标:(1)通过“范畴”与“方法”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释解当前生态批评理论建构中的某些困惑性命题(诸如生态批评的理论立足点、生态批评的本质和特性、生态批评的“边界”、生态批评文本视域的拓展等),探讨一个对当前的生态批评实践具有实际指导意义的生态批评方法系列构想,为构建具备一定中国特色的生态批评理论框架抛砖引玉。(2)通过研究,推动生态文化、和谐文化的批评与建设,并以此为契机,实现中西学界在生态批评研究方面更为深层次的交流和对话。
  
  研究的意义:(1)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目前关于生态批评“范畴”和具体的批评“方法”的研究都还是相对薄弱的环节,本项目的研究正是就这两个薄弱环节作较为深入的探讨,从这个角度来说,本项目的研究对于生态批评研究具有重要的“补缺”作用。(2)本项目的研究具有比较突出的“中国特色”,这对于打破生态文学研究的“西方中心主义”、加强中西在生态批评研究方面的交流和对话也具有积极的意义。(3)本项目关于生态批评方法的理论探讨的成果,将对生态批评的实践发挥积极的指导作用,继而为生态文学的繁荣创造更好的条件。
  
  (二)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本成果《范畴与方法:生态批评论》由绪论、上篇(范畴篇)5章、下篇(方法篇)2章和余论共四部分组成。
  
  绪论部分,首先对生态批评的概念、批评对象、宗旨等进行了“概说”,接着分析了当代中国生态批评崛起的原因,然后探讨了中国生态批评理论研究的现状,在简要总结生态批评理论研究取得成果的基础上,重点分析了当前生态批评理论研究的缺失,进而提出本论著写作的基本设想。
  
  上篇为“范畴篇”。生态批评是一门亟待建设的学科,范畴的提炼还在摸索阶段,但是,一些反映生态文艺和生态批评本质特征的范畴诸如“和谐”、“自然”、“终极关怀”、“悲慨”、“审美话语”等则是可以基本确定的。
  
  第一章探讨生态批评的核心范畴——“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人与自身的和谐,这是生态文艺(文化)中最为根本性的内涵,是生态批评反复探寻和积极倡导的。本章第一节对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思想的生态内蕴进行了发掘,对这一极其重要的“和谐”思想的现代生态价值进行了考量,并将其与西方现代生态伦理进行对比研究。第二节和第三节,分别对“生态中心主义”与“人类中心主义”、“以人为本”与“生态为本”进行辨析。本文并不简单地认同西方生态批评所倡导的“生态中心主义”、“生态为本”等激进的理论主张,而是认为:“生态中心主义”的某些原则性主张对于我们保护生态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但是它同时也存在着不小的理论困境和现实局限性;而温和、理智的“相对人类中心主义”则强调人的利益与生态整体利益的有机统一,是实现可持续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观念立足点,也是生态批评的理论立足点。在生态保护究竟以谁为“本”的问题上,本论著认为,“以人为本”与“生态为本”并不是绝然对立的,只有做到“‘以人为本’为旨归、‘生态为本’为内核”,才能实现真正的“以人为本”。
  
  第二章探讨生态批评的范畴——“自然”。要实现“和谐”的目标,关键之一就是要调整和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这需要我们对自然有正确的认识。本章第一节梳理了“自然观念”的发展履程:古希腊的“有机论”自然观、近代“天人对立”的自然观、现代“天人相谐”的自然观、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自然观、东方“天人合一”的自然观。第二节则重点探讨了“社会生态”和“精神生态”,认为“内部自然”与“外部自然”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生态批评,不仅要引导人们正确对待和处理自然生态和社会生态问题,还要从更深的层次上探讨精神生态的问题,引导人们重视向“内部自然”的回归。第三节则从科技与自然的关系的角度,探讨了“检视科学与敬畏自然”的命题,在分析科技对人类的福祉与祸害的基础上,论析了“敬畏自然才是真正的科学观”、“敬畏自然才是真正科学的自然观”的观点。
  
  第三章探讨生态批评的范畴——“终极关怀”。“我是谁”、“我在何处”、“路在何方”、“存在何为”,这些都是关乎人的终极关怀的问题,是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的基础性问题,也是实现“和谐”目标必须要解决的问题。缓解直至消除生态危机、恢复和重建生态平衡,是人类终极关怀的应有之义。首先,人类只有正确评价自己在整个生态系统中的序位——“我在何处”,才能真正地认识生态系统,才可能从根本上避开或缓解生态危机;其次,我们还必须弄清楚人类究竟在什么时候开始走错了路、走错了什么路以至酿成了现代生态文明的严重偏颇,这样才能明确“路在何方”,真正探求诗意生存的理想之途;第三,要实现终极关怀,还需要明确“存在何为”的问题,需要呼唤人们生态忧患和生态责任意识的回归。生态批评应该鼓励并提倡批评家们有意识地从“终极”视角阅读文本,注意发掘文本中蕴含的终极关怀精神,引导读者领悟并接受这种精神意蕴。
  
  第四章探讨生态批评的范畴——“悲慨”。悲慨,即是悲壮慷慨。它既是生态文学的重要风格,也是生态批评的重要风格。本章第一节分析生态文学的悲剧性之维。通过对生态文学作品的解读指出,生态文学常常采取悲剧的形式,通过反思与批判人与自然的矛盾关系来唤醒人们追求“和谐”的生态意识。第二节进一步探讨生态文学中悲剧与崇高、人的崇高与自然的崇高相结合的问题。人类是崇高的,大自然是崇高的,人的崇高不应以征服自然为判断标准,而应该以人保护自然、实现人在与自然和谐相处中的价值为标志。两者的有机契合,造就的往往是一种更为神圣的崇高,可以营造更加撼人心魄的悲壮慷慨的氛围。第三节论述了在当代审美文化背景下,生态文学所具有的鲜明的反叛精神:拒斥媚俗,重扬严肃、高尚的儒雅风范,积极倡导文学精神的回归。生态文学这种拒斥媚俗的特性,也决定了生态批评应该是一种阳刚的批评,一种充溢着浩然正气的批评。
  
  第五章探讨生态批评的范畴——“审美话语”。生态理念往往具有较强的政治性和社会色彩,生态文学艺术具有突出的批判性与反思性,以生态理念为支撑、以生态文学艺术为主要批评对象的生态批评也因此而有着鲜明的社会、政治性色彩。虽然,生态话语是具有突出的政治性和批判性的,但生态文学和生态批评又不能沦为生态话语简单的“政治传声筒”,而应该注重生态理念、生态思维的形象化和情感化,尽可能采用审美的方式与生态进行对话。重视生态话语审美化,将“生态”融化为一种“审美性”的东西而留驻在人们的心中,并潜移默化地帮助人们树立生态意识,这应该成为生态文学和生态批评的执着追求。
  
  下篇为“方法篇”。作为一种学科跨越性非常突出的批评样式,生态批评的方法具有更大的延广性和张力。本篇主要从“学科方法”和“具体操作方法”两个层面上对生态批评的方法进行探讨。
  
  第六章,从“学科方法”的层面探讨生态批评的方法。生态批评可以从文化学方法、女性学方法、阐释学方法等常见的文艺学方法中汲取营养,来丰富自己的批评路径。本章第一节“‘文化诗学’与多重跨越”认为,生态批评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文化批评,作为一种“文化诗学”,生态批评要突出它的跨学科性、跨文明性和跨文化性。同时,生态批评也不能忽视批评的审美性原则,应当寻求文化性与审美性之间的和谐统一。第二节“‘生态女性’与视界融合”探讨了女性视角之于生态批评的重要性以及生态视角之于女性批评的特殊意义,并将理论推导与个案分析有机结合,论述了将女性视角与生态视角结合起来的生态女性批评不仅可以为长期以来的女性批评注入新的活力,也可以为新生的生态批评开拓更为广阔的批评空间。第三节“‘经典阐释’与生态优先”论述了生态批评对经典文学阐释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并指出生态批评进行经典阐释时,需要把握两个关键:一是坚持“生态优先”原则,侧重于从“生态”的角度,从“自然”的角度来重新理解和认识经典;二是把握阐释的“度”,避免完全脱离时空背景的过度阐释。
  
  第七章,从文本分析的“具体操作”层面探讨生态批评的方法。第一节“‘正面发掘’与诗意追寻”,侧重于从生态文学或包含生态内蕴的非生态文学或“准生态文学”中探寻“自然”及其存在方式,一要寻找“自然”的“诗意”,升华人们的生态伦理道德,二要批判人类“自掘坟墓”之举,拷问失衡的心灵。第二节“‘缺席审问’与降值性批判”,则是要求生态批评对那些曾经以其强烈的“斗志”折服读者、令读者浑身充满与自然抗争的力量的“逆生态”文学作品做出“降值性”批判,推动学界对文学发展史做出整体性的重新评价和重新建构,推动人们建立起“生态的”文学观念、文学艺术标准。第三节“‘叙事剖析’与感染功效”,认为在对生态文学进行叙事剖析时,可以主要从五个方面来把握:一是把握生态意象,二是把握背景材料,三是把握“对话”元素,四是重视非叙事性话语,五是重视叙事视角,这样便于突出生态批评的感染功效。
  
  “余论”部分对中国的生态批评研究寄予了期望,特别指出要以本土话语为根基,以西方话语为催化剂,力求构建出具备本土特色的生态批评话语。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既要重视对西方生态批评成果的译介,更要重视本土创新;要重视文本解读,把握理论生长点;要重视学术对话,化解学术隔膜;既要重视“拿来”,也要重视“输出”。
  
  (三)成果的学术价值、实践意义及社会影响
  
  生态批评“范畴”与“方法”的研究是当前生态批评理论研究非常薄弱的环节,本项目的研究成果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当前生态批评范畴与方法研究的不足,对于当前的生态批评研究具有重要的“补缺”作用,学术价值比较明显。同时,研究成果对于进一步廓清生态批评的概念、本质,对于释解当前生态批评的某些“困惑”性命题,对于深化生态批评的理论研究均具有比较重要的价值,对于加强中西在生态批评研究方面的交流和对话亦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另外,本项目研究的成果应用于生态批评的实践,对于促进生态文化的繁荣,对于推动和谐文化、生态文明的研究与建设,对于推动和谐社会的构建都具有一定的价值。
  
  研究成果包括一部专著以及23篇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其中19篇学术论文发表于CSSCI或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多篇论文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等转载,其中:
  
  论文《文学生态批评理论研究的困境与超越》(发表于《北方论丛》2007年第5期)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文艺理论》2007年第12期全文复印;
  
  论文《悲慨:生态文学之魂》(发表于《中国文学研究》2007年第4期)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文艺理论文摘卡》2008年第1期转摘两千余字;
  
  论文《当前生态批评理论研究的缺失》(发表于《云南社会科学》2007年第5期,被由《光明日报》和《学术月刊》共同评选出的“2007年中国十大学术热点”重点推介(《光明日报》2008年1月15日报道)。
  
  (四)成果研究的创新和特色:
  
  1、研究内容的创新
  
  生态批评是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其理论建构很多仍处于探索与尝试的状态。生态批评要构建自己相对成熟的理论框架,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需要加强生态批评的范畴的研究;同时,作为一种实践性很强的批评手段,生态批评的理论研究更需要探讨其富有特色和体现生命力的批评方法。然而,关于生态批评“范畴”与“方法”的研究正是当前生态批评理论研究尤其薄弱的环节。本项目研究率先从“范畴”和“方法”的角度来研究生态批评,分别提炼和归纳出生态批评几种有代表性的“范畴”与“方法”,并进行了较为系统和深入的探讨。从整体上来说,本项目的研究成果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当前生态批评范畴与方法研究的不足,对于当前的生态批评研究具有重要的“补缺”作用。
  
  项目的研究成果(专著)在一些具体理论问题的探讨上也具有一定的创新性。比如:
  
  “和谐”范畴一章,并不简单地认同西方生态批评所倡导的“生态中心主义”和“生态为本”等激进的理论主张,而是在辩证分析的基础上指出:被西方热捧的“生态中心主义”其实是一个似是而非、存在着诸多理论困境的命题,而备受抨击的“人类中心主义”却有着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相对人类中心主义”才是生态批评更为合理的理论立足点。在生态批评的理论与实践中,“以人为本”与“生态为本”并不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实际上,只有以“生态为本”为内核的“人本”,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以人为本”为旨归,“生态为本”为内核,实现“以人为本”与“生态为本”的悖论式平衡,是探讨和解决生态问题的重要原则,也是生态批评“和谐”范畴的现实表征。
  
  “自然”范畴一章,对“检视科学”与“敬畏自然”等争议不止的现实性命题进行审度,在深入论析的基础上,指出“敬畏自然才是真正的科学观”,“敬畏自然才是真正科学的自然观”。
  
  “审美话语”范畴一章,针对当前生态批评“政治色彩”过浓的弊病,积极倡导并深入论述生态批评应尽可能地采用审美的方式与生态进行对话,注重生态思维理念的形象化和情感化,从而避免成为生态话语简单的“政治传声筒”。
  
  “终极关怀”范畴一章,指出“终极关怀”是生态文学和生态批评的崇高之维,生态批评不宜于停留在批判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层面上,而应该有意识地从“终极”视角阅读文本,引导读者领悟并接受生态文本中蕴含的终极关怀精神。
  
  “悲慨”范畴一章,创新性地提出“悲慨”是生态文学艺术之魂的观点,论述了自然的崇高与人的崇高相契合可以造就一种更为神圣的崇高,可以营造更加撼人心魄的悲壮慷慨的氛围。
  
  “‘经典阐释’与生态优先”一节,在论述生态批评经典阐释的“生态优先”原则的同时又特别强调“阐释有度”,要求避免当前经典阐释中经常存在的“过度阐释”现象,同时要防止当前文学批评中“理论先行”、“概念先行”的“流行病”。
  
  “‘缺席审问’与降值性批判”一节,从“自然缺席”的角度对中西文学史上特别是中国“大跃进”时期的那些主张人类与自然对抗、赞美和宣扬对自然的征服行为的“逆生态文学”进行重新审读和降值性的评价。
  
  2、创新研究方法
  
  一是采用跨学科、多维度综合研究的方法。综合运用环境生态学、哲学、文艺学、美学、社会学、经济学、伦理学、民俗学、人类学等学科方法进行研究,既注重人文学科内部的跨越,也注重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的大跨越。
  
  二是规范研究法与实证研究法相结合。既注重先验的价值判断,运用规范研究法阐释理论观点;又注重实证研究,暂时抛开价值判断,深入研究生态文本对象与生态现象的内在规律,力求更客观、更深入地探讨生态批评的本质属性和发展规律。
  
  三是逻辑推演与个案分析相结合。既注重逻辑推导和理论阐释,又注重文本分析,注重个案分析,以批评理论指导批评实践,同时又通过批评实践促进和升华理论研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避免了纯理论研究的空泛化和纯文本研究的过实化之弊。
  
  3、主要特色
  
  本项目的研究在借鉴西方生态批评优秀成果的同时,比较注重从中国传统文化中进行生态智慧的发掘,注重中国批评传统的现代转换及其与生态批评的有机融合;注重对当代生态文艺创作和生态批评实践进行经验总结及理论概括。
  
  “生态批评”研究既具有鲜明的理论性,同时又具有突出的实践性,本项目的研究始终坚守逻辑推演与批评实践相结合、“从文本到理论”和“从理论到文本”相结合的研究原则。一方面,从中国本土传统文化、当代思潮和西方生态批评话语中考察可资借鉴的生态思想资源,为生态批评理论的确立寻求坚实的依据。另一方面,广泛搜集生态文学、生态影视及其它生态文化作品,深入研读生态文本,始终以活生生的实例(案例)作为理论研究的依据和理论检验的对象,真正实现“文本(现象)——批评(理论)——文本(现象)”的互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